借鉴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验打击恐怖主义

2020-01-04 23:45栏目:法治
TAG:

2016年1月刚过半,一些非洲国家接连遭遇恐怖袭击。与此同时,世界卫生组织宣告肆虐西非两年之久的埃博拉疫情终结,非洲国家抗击埃博拉的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。人们应当思考,是否可以借鉴抗击埃博拉的经验与这场迅速蔓延的恐怖主义“疫情”作斗争。 13日,中部非洲国家喀麦隆北部一清真寺遭自杀式爆炸袭击,主使者是极端组织“博科圣地”;15日,在东非,极端组织索马里“青年党”袭击非盟在索马里南部的一处军事基地;同一天,非洲西部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一家酒店遭袭击,随后一家“圣战”网站宣称,“基地”组织北非分支机构“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”制造了这起事件。也正是这个组织,去年11月在马里首都巴马科的丽笙蓝标酒店制造类似袭击,造成包括3名中国公民在内的20余人死亡。 原本在北非活动的“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”正在“南下”,与在非洲中西部地区活动的“博科圣地”和在东非的索马里“青年党”,形成一个黑色三角,沉沉地压在非洲大陆的中心地带。 这三个极端组织相继发动袭击,虽无证据证明三者近期的活动存在彼此呼应与关联,但这些组织争相做大案、试图在全球极端势力中搏“声望”的态势明显。 在非洲,极端组织往往选择在脆弱国家发动袭击:刚刚遭受袭击的布基纳法索,近年来政局动荡;喀麦隆北方地区军事力量薄弱;索马里则军阀林立,冲突不断。 长期以来,非洲国家间边境管控力量薄弱,极端组织能够流窜作乱,打了就跑,防不胜防;由于历史原因,部分非洲国家间存在各种纠纷矛盾,“面和心不合”,对抗极端势力难以携手共进;非洲国家还面临资金短缺的困境,去年2月,尼日利亚、喀麦隆、尼日尔、乍得、贝宁等国宣布组建打击“博科圣地”的多国部队,至今这支部队仍因缺钱不能成军。 非洲国家迫切希望实现发展,而恐怖袭击大大延误了这些国家的发展进程,打击了民众与外来投资者的信心,在非洲大陆留下投资与发展的“雷区”。如不能及时制止恐怖主义“疫情”在非洲蔓延,极端组织还会走出非洲,将恐怖阴云带到其他地区。 在遭遇恐怖主义“疫情”考验的同时,非洲近期在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斗争中取得积极进展。 埃博拉病毒与恐怖主义有一些共同点:都会蔓延,都能带来死亡与恐慌,导致经济凋零和社会动荡。 回望两年来国际社会帮助非洲国家抗击埃博拉的斗争,国际社会成员驰援非洲国家,为抗击埃博拉提供人力、技术与资金,积极开展科研攻关研发新的诊断方法、防控手段和新药。 抗击埃博拉的积极进展,与空前的全球动员分不开。非洲打击极端组织、防范恐怖袭击的斗争,同样需要国际社会无私的支持和援助。 联合国应在打击非洲极端组织的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,在后勤与情报方面为有关国家提供援助,协调这些国家向极端组织发起总攻。 抗击埃博拉与恐怖主义,都需要非洲国家实现能力建设。国际社会应继续帮助非洲国家加强维护安全的力量,健全公共卫生体系,让非洲民众获得和平与健康,继续在非洲推行适合当地实际情况的发展项目,让更多人摆脱贫困,获得个人发展,彻底消除埃博拉和恐怖主义的滋生土壤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vns6999威尼斯城官网-vnsc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法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借鉴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验打击恐怖主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