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军改扫清障碍

2020-01-04 23:46栏目:新闻
TAG:

“没想到习主席有这样大的魄力和这样快的行动。这次军改不是局部性的,而是一次全局性、战略性、体制性、前瞻性的改革,难度非常之大。”日前,国防大学少将黄宏在家接受中国青年网专访时,表达了军改的坚决拥护。作为军中出了名的“老愤青”,黄宏曾多次写信向中央反映军队内的腐败问题,疾呼改革,有十几份内参曾经引起过军委领导的重视。他说:“这次军改之所以能达成,最重要的一个基础和契机就是军队反腐,肃清徐才厚、郭伯雄贪腐利益集团的影响,树立了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权威,为军改彻底扫清了障碍!” “不是没有明白人,明白人都知道,改革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是要打破原有的利益格局,从打赢未来战争的高度,从根本上改革军队的体制编制。但是,知道是一回事,敢不敢动是另外一回事,人们甚至想都不敢想。”黄宏家的沙发扶手上、茶几上都堆满了书,他曾担任老山作战主攻团政委,三次参与保卫边疆战争,立有三等功,而后转理论研究工作,退休后痴心文化收藏。越古稀之年,以往谈及国事语气中都不免云淡风轻之感,但提及这次军改,他却激动地起身在客厅里边说边走,走了好几圈。 “建国后,我军经历了几次大的改革,1975年军队的整顿,八大司令的调动,1985年的百万大裁军等,都为今天的改革打下了基础。但这些改革也都有局限性,还不是根本性、全局性的。对于部队来说,能打仗、打胜仗是唯一的衡量标准,可是和平时期久了,军队内部各部门各单位都形成了自我利益集团,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,都有一种自我膨胀的天然倾向,所谓利益的钢化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长期以来,军队内部都存在‘头重脚轻’的问题。邓小平同志曾经讲过,部队存在‘肿、散、骄、奢、惰’的倾向,军队改革的呼声也一直没有停歇,每次改革不多久,就有了反弹。” 黄宏以自身经历举例:“1985年军队大裁军,压缩员额100万人。1988年,建国后恢复军衔首次授衔时,我被授予大校军衔,全军300万人,大校共有8000人,那时感觉很自豪。89年,我被借调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,7年后再回到部队时,发现光总参系统的大校就有8000个,全军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。领导机关、非作战部队、搞后勤保障的、搞文艺的人数越来越多,队伍越来越臃肿。” 30年前老山作战归来后,黄宏围绕军队建设和改革写了许多文章,解放军报以“作战归来的思索”为题开专栏发了三十多篇,后来结集出版,书名就叫《作战归来的思索》。让黄宏感到遗憾的是,二十多年过去,回过头看,当时他提出许多问题基本没有得到解决。这一次,习近平主导的军改,让他击节叫好。 “这次军改有很大的魄力,一是乘反腐之势打破了既得利益者的人为障碍,二是顺军心所向,代表广大指战员的强军愿望,三是抓住军队整改的根本所在,从体制上解决问题,四是从未来战争着眼,一切服从于世界军事变化大势所趋,五是行霹雳手段,绝不拖泥带水。我觉得这次变革,从中国军事史的角度来看,跟胡服骑射、百万大裁军一样带有革命性,将载入发展史册。从世界军事史来看,它跟杜黑的空权论、马汉的海权论一样,对我们未来作战的样式做出了准确的预测。我们成立了新的军种,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,就是为了适应未来战争发展。” 黄宏还透露,老山作战之前,当时的老山主攻团副团长、现任中央军委委员张又侠曾搞过一次“军队军政文教育训练的总体改革”,就是试图打破军队“司政后”的界限,将训练纳入一个整体性的框架,穿插配当,一切从效果出发。尽管效果很好,但军队从上到下的条块分割,使得很难全局推开,但它反映出部队基层希望军队改革迈开步伐的心声。“虽然这只是局部的个案,但也从侧面反映,今天的改革不是没有来由的,是部队内在的要求,顺应党心、军心、民心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由vns6999威尼斯城官网-vnsc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为军改扫清障碍